Admission

操逼免费一级片 _对话沈进军:中国新能源汽车说到底要让消费者用的好

对话沈进军:中国新能源汽车说到底要让消费者用的好

沈进军认为,应正确理解新能源汽车成为行业的“亮点”;新能源补贴应针对基础设施建设而非车企厂商;从产品技术和基础设施两方面入手解决充电焦虑;新能源车辆安全问题不应由消费者承担;新能源直营模式不是创新 以客户为中心是核心;从厂商源头解决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回收问题。

8月16日,由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主办,寰球汽车集团联合主办的2019年中国新能源汽车消费论坛在京召开。新能源汽车消费现象成为本次论坛主要讨论的议题。汽车预言家在论坛召开前夕,独家专访了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会长沈进军。

同时,随着2019年6月以及半年汽车销量数据的公布,中国汽车市场仍然处于低迷态势。其中新能源汽车销量成为难得得增长亮点。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销量为61.7万辆,同比增长49.6%,远高于行业。

与新能源汽车市场表现突出的同时,是国家对新能源补贴政策的收紧。可以说,新能源汽车产业正式进入淘汰赛阶段。

在这样的背景下,新能源汽车如何继续保持增长?如何解决消费者对于新能源车的消费痛点?如何做好新能源的精准营销?对于这些问题,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会长沈进军接受汽车预言家独家专访,就以上外界关心的问题进行详细解答。

1

正确理解新能源汽车增长“亮点”

2019年上半年,中国汽车累计销量为1232.3万辆,同比下降12.4%。2019年汽车销量增长仍是销量下滑的态势。但新能源市场表现却是另一番景象,2019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销量为61.7万辆,同比增长49.6%。沈进军认为,新能源汽车销量基数小,一方面是受政策性因素的影响,另一方面受大客户消费采购,所以新能源汽车出现的增长“亮点”应理性看待。

汽车预言家:目前中国市场低迷已经成常态,而新能源销量增长成低迷常态中难得的亮点,有舆论甚至对新能源汽车表现出一种“寄予厚望”的心态,对此现象您是怎么看待?

沈进军:我个人认为大家说新能源汽车是市场增长的亮点,主要在于其增幅较高。数据显示,上半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增幅达到49.6%,高于行业增长62个百分点,这是事实。

但同时也应该看到,新能源汽车销量的基数较低,新能源半年累计销量61.7万辆,占汽车总销量的5%。

此外,新能源销量增幅较高也应注意到,现在出现了各种用车新的业态,大量的团体采购,比如出行公司、租赁公司等等,不一定是个人消费。所以行业应该理性看待新能源销量高速增长。

汽车预言家: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因素影响新能源汽车的市场表现?

沈进军:目前国家对于消费者在选购新能源时,一方面有政策优惠,比如一定的补贴,另一方面有政策限制,比如限购、限行等。这一定程度上也影响到新能源汽车在整个行业中的市场表现。

近期的排放标准由国五向国六切换,对于新能源汽车来说或许也起到一定的刺激作用。这也提醒消费者,环保未来会越来越严格,消费者可能在这方面有的买国六,有的会直接切换到新能源车。

2

中国新能源汽车路线应由企业决定而非政府

国家对于新能源汽车补贴技术指标提高,以及补贴政策的收紧,受此影响,一些车企厂商新能源产品出现“涨价”现象。甚至行业内出“现退潮之后,才能看出谁在裸泳”的论调。在沈进军看来,造成车企“裸泳”的现象,正是补贴“潮水”造成的。国家的补贴应该直接面向基础设施建设,而非车企厂商。至于新能源产品如何,消费者自有评判选择。

汽车预言家:国家对新能源汽车技术指标提高以及补贴退坡,这会对中国的新能源市场,以及中国的新能源消费者用户产生怎样的影响?

沈进军:目前行业内对国家对新能源补贴政策退坡有“退潮之后看清谁在裸泳”的说法,我个人认为新能源车企出现“裸泳”现象,主要是国家的补贴“潮水”造成。

我很早就说过,国家对于新能源的补贴不应该补贴在车上,更不应该补贴在企业上。补贴金额应该补贴在基础设施建设上。

补贴在车企厂商和产品上,看似好像能够使得新能源车价便宜,但这会造成新能源市场良莠不齐,消费者的眼睛是雪亮的,哪家新能源汽车产品好不好,消费者有自己的评判选择。政府补贴应该创立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应该加强新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具体来说是对充电设施进行配套建设。至于车辆够不够补贴标准,这应该交由市场选择。

汽车预言家:进入到2019年以来,关于氢燃料电池的技术路线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对此您是如何看待?

沈进军:关于新能源技术路线的问题,我个人认为新能源技术路线的主体应该是企业而非政府。目前来说,我们政府来主导新能源技术的发展路线,这在全世界来看都是绝无仅有的。关于究竟选择锂电池为驱动方式还是选择氢燃料电池,这不应该由政府来指路,而是应该由企业来选择,因为这些都是创新,创新的主体在企业,不是政府。

3

从产品技术和基础设施两方面入手解决充电焦虑

因部分地区限行限购等政策原因,有的消费者被迫放弃燃油车选择新能源汽车。其中除国家政策原因外,这或多或少反映出,消费者对于新能源汽车还存在痛点。其中充电焦虑成为首要问题。沈进军表示,这除了技术进步之外,更重要的在于新能源用户习惯的培养,以及充电基础设施的广泛普及。

汽车预言家:针对消费者在政策限制下选购新能源汽车,有舆论表示这是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认可度要低于燃油车,这该如何解决此类现象?

沈进军:车企厂家应该加强用户对新能源汽车使用习惯的培养,这是车厂的责任和义务。对比来看,用户对燃油车的使用习惯是加满油跑500公里可以满足一个星期的使用,燃油车用户可能是一个星期加一次油。但新能源汽车用户的消费却不能按照使用燃油车的习惯来使用新能源汽车。比如一辆续航里程为200到300公里的电动车,如果在北京通勤需要,则是在用车之后比如下班之后就做好充电工作,同时这也反映出我们充电设施亟待加强。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避免里程焦虑。

汽车预言家:对于消费者来说,如何更好的解决里程焦虑问题?

沈进军:解决用户里程焦虑应该一分为二来看,首先是技术层面。技术到今天为止可能还没有一个突破,比如焦虑的是充电时间还是比较长,我觉得这是有赖于技术的创新,技术的突破;另一方面从基础设施配套建设方面着手,让消费者找到充电桩,让配套设施更完善,这是政府应该做的。

也就是说,技术的问题应该交给科研人员来解决,技术路线、创新这是企业的行为;政府要做的就是第一要监督,第二配套设施(充电状建设)的完善。

4

新能源车辆安全问题不应由消费者承担

近期,新能源汽车着火事件接连不断。关于新能源汽车安全问题再次呈现在公众面前,这也一定程度上影响到户购买新能源汽车的消费信心。沈进军认为,这种新能源汽车品质安全问题,首先要加强实验阶段的测试,另一方面是应在公共用车方面加强对新能源汽车的检测和更新,新能源车辆安全问题不应由私人承担。 

汽车预言家:近期看到某些品牌的新能源车型出现了着火的事件,让消费者对新能源消费信心受到一定的干扰,对于这个现象您是怎么看待的?

沈进军:新能源汽车与传统燃油车相比,一方面是体量小的新生事物,大家容易对这新生事物过度关注。

另一方面是,现在的新能源车是锂电池,大家认为电池容易着火,如果把燃油车的汽油拿出来和电池比,谁容易着火?答案是汽油。但是为什么汽油车反而着火相对来说大家感觉不多呢,是因为经过百年的发展,他已经把最危险的东西变成了相对比较安全。

在今天技术创新走的每一步,都需要大量路况去运行,包括高温、低温的情况下要进行长时间的试验。同时,新能源汽车在实验室的测试方面还有待完善。

另外,车企厂商在制造新能源汽车的时候首要注意车辆安全的问题,第二个是品质,第三个再其他,这与燃油车的制造思路是一致的。

汽车预言家:这会不会干扰消费者在购买新能源汽车的信心?

沈进军:新能源车是一个未来发展的方向和趋势,新能源车应该让消费者真正能够觉得这是放心的车。所以首先让公共用车选他,比如说在共享用车,公共出行用车等方面。在用车的过程中间不断的去改善它的问题。

燃油车走到今天走了100多年的历史,相对来说很多问题都克服掉了。新能源汽车不能可苛求它一诞生就是尽善尽美的车,这是不可能的。这需要一个磨合期,我以为磨合期不该由私人来承担这个成本,应该是由公共用车来承担这个成本,那最后通过公共用车的使用不断的改善它的问题,最后再进入家庭。

5

新能源直营模式不是创新 以客户为中心是核心

新能源汽车销量的走高,特别是造车新势力车企的出现,使得新能源汽车在营销渠道上出现了直营店、城市体验中心等新形式。有舆论认为,这种形式对于现有的汽车销售渠道来讲是一种创新。但在沈进军看来,这不是创新,营销的核心就是以客户为中心,不断提高消费者的服务体验。

 ▼

汽车预言家:新能源汽车与传统燃油车相比在渠道上,流通模式上出现直营店模式、展示服务店等。这是不是一种营销模式上的创新?

沈进军:我个人认为直营根本不是创新,20年前我们国家就是直营。其次,直营和不直营都要有渠道,只是投资人变了,厂家直接投资叫做直营,经销商投资叫做授权,但是都要有渠道,所以说千万不要认为直营就是一种创新,不一定,他只是投资方的变化而已。

我认为探索创新应该是单品牌销售还是多品牌在一起销售,是销售和售后分离还是合在一起,我觉得这是我们应该探索的。

汽车预言家:新能源未来渠道建设的趋势或者是模式应该是向哪个方向发展?

沈进军:向以客户为中心发展,客户的体验好客户的满意度好就是未来发展的方向,不管是传统燃油车还是新创企业,方向绝对不会变,这就是目标。

以客户体验为中心,落实到渠道建设上其实还是原来的东西,只是怎样把服务做的更细致。千变万变,万变不离其宗就是客户的体验和客户的满意。

6

从厂商源头解决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回收问题

随着新能源汽车销量不断的走高,关于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回收的问题也逐渐被重视。有数据预测,2025年动力蓄电池报废将达到35万吨。对此,沈进军表示应该从车企厂商做起,在新能源车售出时就应考虑到将来动力电池回收的问题。沈进军表示,关于新能源汽车的问题其实从燃油车身上就能找到答案。

汽车预言家:随着新能源销量的提升,关于动力电池回收的问题也成为行业关注焦点。有数据预测到2025年的时候动力蓄电池报废将达到35万吨,对于动力电池回收这方面您认为要从哪几方面考虑该现象,或者是从哪些方面要解决这项问题?

沈进军:动力电池回收就是要从源头抓起,生产车企在生产出来卖每一个车的时候,政府应该收一笔将来报废电池或者是报废车拆解回收的成本费用。

第二个要走市场化的路,政府去回收电池不现实。怎么办?让政府拿收来的钱通过招标或者是通过市场化的方式由企业由市场来完成回收,不仅仅是回收,还要拆解,还要再制造,再利用,要发展循环经济。

其实,欧洲国家传统燃油车在卖出去这一刻的时候同时要交纳一份将来回收拆解的费用,现在讨论新能源车的问题,其实在传统燃油车上应该已经找到答案了。新能源与传统燃油车相比,只是驱动方式不同而已。

今天说起来未来有多少电池的这个量不可怕,可怕的是在今天不重视这件事情,不去做这件事情,这才是可怕的现象。

汽车预言家:消费者在购买新能源汽车时还涉及到保值率问题,这也是消费者心中不确定的疑问,如何从流通领域看待该现象?

沈进军:保值率从来就是市场规定,实际上保值率说的最后的就是一个价格,价格是供求关系决定的,那价值可能是本身的残值,价格就是共存关系。

目前,新能源车就是锂电池驱动的车。锂电池技术水平在目前为止是有限的,因此造成了锂电池驱动的车的电池成本太高,而车子用到几年以后衰减最厉害的也是电池,伴随着电池的衰减车子的成本就会急剧的下降,

如果电池不可用了可以说车就是废铜烂铁,随着技术的创新和技术的突破,第一个可能驱动方式可能会变,不一定是锂电池,第二个锂电池技术可能也会提升。到时候再谈新能源二手车残值的时候就跟今天谈就大不一样了。